<p id="1vl9t"><outpu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output></p>

<output id="1vl9t"><delec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delect></output>

<delect id="1vl9t"><delect id="1vl9t"><listing id="1vl9t"></listing></delect></delect>

<outpu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output>

<p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p><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
<output id="1vl9t"></output>

<pre id="1vl9t"><p id="1vl9t"></p></pre>

<p id="1vl9t"></p>

<p id="1vl9t"></p>
<output id="1vl9t"><delect id="1vl9t"></delect></output>

<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

<p id="1vl9t"><delec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delect></p>
<p id="1vl9t"></p>

<p id="1vl9t"><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p>
<output id="1vl9t"></output><pre id="1vl9t"><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pre>

<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

《心勝Ⅰ》052(金一南)

摘要:確定戰略目標,是制定戰略的基礎。

“一南金文”專欄

  長期身處和平年代,極易使人在樂享生活、爭名逐利、心浮氣躁、得過且過的狀態中慵懶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卻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擔當。作為負責任的網絡媒體,極有必要重復吶喊“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金一南,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少將軍銜,博士生導師。是一位勤勉自強、才華橫溢、著作等身、影響深遠的軍中俊杰、愛國學者。其作品以說理透徹、恢宏大氣、振聾發聵而著稱,獨具提神醒腦、救贖靈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警示當代、鼓舞民志,更為啟迪后世、昭告未來,經請示將軍同意,本網編委會決定于2020年3月12日開啟“一南金文”專欄。愿借將軍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積極踐行“導引群心、朝向太陽”理念。

  敬請各位網友多多轉發,助力公益善舉,共襄復興偉業。

心 勝

文/金一南

第三章 戰略之思

  領導者的判斷出錯,勝利的希望即會渺茫,此時部屬的鮮血或許能夠力挽狂瀾,或許不能。盡管世上無人不犯錯,但一定要避免關鍵時刻、關鍵人物的戰略思維出錯。

穩定的利益,漂移的目標

  確定戰略目標,是制定戰略的基礎。

  為避免目標模糊不清,或來回變動過大使任何戰略實施難以奏效,在進行國家安全戰略設計時,必須依托以下三個因素:

  A.對國家利益——包括近期利益和長遠利益——的判定;

  B.對國家實力——包括可運用的所有資源和手段——的掌握;

  C.對安全環境——包括面臨的客觀環境和主要對手——的估計。

  三個因素中,第一個因素表明自身的追求與愿望,后兩個因素表明對實現這一追求和愿望所受到的限制:前者屬于對“能夠干什么”的估計,后者屬于對“允許干什么”的衡量。

  一個國家不論有多么高的追求與愿望,也不論其主觀能力能夠干什么,還是客觀實際允許它干什么,制定國家安全戰略,首先必須對國家利益做出清醒準確的判斷。

  當代國際政治學一般把國家利益的強度分為四個層次。

  第一層是國家生存利益。生是國家生存利益生存的條件,便無其他利益可言。對國家生存利益的最大威脅,主要是外部力量的入侵或毀滅性攻擊。準確地說,即當國家的實際存在由于受到入侵或毀滅性攻擊,或面臨遭受攻擊的威脅而處于危險狀態時,就會涉及國家的生存利益。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都將遭受對方大規模核攻擊視為對自己國家生存的最大威脅。

  第二層是國家的重大利益。特指如果不采取包括使用武力在內的強硬措施來加以保護,自己就會受到嚴重損害的國家利益。例如冷戰時期美國將蘇聯對北約諸國的威脅視為對自己國家重大利益的威脅,而蘇聯則將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對華沙條約各國的威脅視為對自己國家重大利益的威脅。

  第三層是國家的主要利益。威脅到這一利益,主要是指國家的政治、經濟或社會利益受到不利影響,但還未達到需要動用武力消除與克服這些影響的地步。威脅這一利益的行動,主要發生在國家利益范圍的邊緣地區。

  第四層是國家的次要利益。一般指事態發展涉及某種國家利益,但其產生的任何后果都不會對國家造成全局性的不利影響。

  觀察與思考這四個強度的國家利益時必須注意,它們之間并非完全獨立、互無干系的,而是既互相牽制,又相互轉化的。假設冷戰時期北約與華約發生沖突,美國和蘇聯都因涉及國家的重大利益而不惜堅決使用武力,最后很可能因為雙方都宣稱為捍衛重大利益不惜使用核武器,造成由相互攻擊駐歐部隊的核戰爭發展到相互攻擊本土的核戰爭,最終使美蘇在歐洲進行的以捍衛國家重大利益為緣由的戰爭,擴展為一場危及國家生存利益的核大戰。

  這種假設并非毫無根據的想象。當國家在維護下一層次利益時,一旦失去控制,就很可能對自己的上一層次利益造成直接威脅。這種失控既可能由當事國雙方的主觀意志促成,也可能是客觀外界諸因素造成的轉化。它告訴我們雖然目標是對利益的選定與追求,但即使經過深思熟慮的目標也并非一經確定就萬事大吉。如果不能控制由目標牽動造成的利益強度轉化,或對這種轉化毫無準備,所確立的目標也可能反過來對利益造成損害。

  依據國家利益確定安全目標時,首先要注意控制國家利益強度之間的牽制和轉化,尤其是所采取的行動造成下一利益層次向上一利益層次轉化。如果把實現本國重大利益建立在損害他國重大利益甚至是生存利益的基礎之上,那么這種利益層次的轉化就很難避免。

  例如以色列自1948年建國以來,一直把對水資源的有效控制列為國家重大利益。那些為以色列奮斗的先驅早在1919年就指出,猶太人建國的“最基本要求”就是控制發源于戈蘭高地的約旦河。在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中,以色列軍隊通過占領戈蘭高地和約旦河西岸,控制了約旦河水資源的大部分。1978年和1982年又連續發動針對黎巴嫩的戰爭,企圖掌握利塔尼河的控制權。

  現在以色列有一半的供水來自1967年戰爭中的被占領土,其中約旦河西岸地下水層80%的水被以色列抽取。從表面上看,它已經實現了控制水資源這一關系國家重大利益的目標,但由于這一目標的實現是建立在對周圍阿拉伯國家的領土占領和水資源的掠奪之上,損害了這些國家的重大利益甚至是生存利益,本身就使這些國家覺得以色列的存在對它們構成嚴重威脅。由此該地區長期處于一遇火星就能引燃干柴的危機之中,暴力事件不斷,流血沖突不止,使以色列的國家生存至今無法得到可靠保證,一直處于飄搖和動蕩之中。

  這種由于不惜一切追求既定利益目標、反使自己的更大利益遭受威脅的現象,在國家行為中屢見不鮮。如果說國家戰略是國家行動的思想,那么利益目標就是對行程的界定。在追求目標過程中一旦引發利益強度的轉化,必然導致目標行程對原先界定的超越。一旦發生超越,面臨的風險必然出現變化,對實力的要求也必然發生變化,造成最初確定目標時依據的基礎全部坍塌。所以依據國家利益確定安全目標時,必須控制國家利益強度之間的轉化,尤其是所采取的行動造成下一利益層次向上一利益層次的轉化。

  依據國家利益確定安全目標時,還要特別注意利益強度層次之間的彈性,尤其是在使用武力捍衛的國家重大利益與不使用武力達成的國家主要利益之間的彈性。在這一方面,從主觀因素到客觀因素都存在難以把握的可能。

  從主觀因素看,當國家實力較強時,容易將利益目標定得過高,把原本屬于國家主要利益層次的事物上升為屬于重大國家利益層次,出現濫用武力的傾向;當國家實力較弱時,又容易將利益目標定得過低,把原本屬于重大國家利益層次的事物下降為屬于主要國家利益層次,從而放棄使用武力,躲避挑戰。

  從客觀因素看,因為重大利益與主要利益的區分涉及動武界限,對大多數國家來說,這都是國家利益強度層次中爭議最大、最難區分的部分。不同的國家對這兩個層次的利益都有不同的標準、實施不同的劃定。既使在同一個國家,不同的歷史時期、不同的執政集團針對不同的實施對象,也會出現前后互相矛盾的界定方法。

  利益是要通過目標體現的,這是利益對目標的推動作用。目標無疑是對利益的追求。階段性目標是對階段性利益的追求,長遠目標是對長遠利益的追求。但在這一追求過程中如果由于利益強度出現漂移導致目標漂移,最終要反過來對利益造成損害。

  這種損害關系按照中國的一句話來說,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以前,不論是美國國務卿艾奇遜,還是遠東美軍總司令麥克阿瑟,一直用從阿留申群島、日本列島延伸到琉球群島和菲律賓諸島的一條弧線來描繪美國的安全圈,從來沒有將南朝鮮、中國臺灣和印度支那列入關系美國重大利益的安全范圍之內。但朝鮮戰爭爆發后,美國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拋棄了舊利益范圍,出兵南朝鮮,派遣第七艦隊隔斷臺灣海峽,增加對重占印度支那的法國人的援助,將重大安全利益的范圍朝前大步伸展。

  此舉直接帶來的是美國軍隊在朝鮮戰爭中作戰目標的來回漂移與前后混亂。美國著名戰略理論家丹尼斯·德魯在描述這種混亂時說:“戰爭的前幾個月,美軍的目標只是把北方入侵者趕出南朝鮮。由于仁川登陸后北朝鮮失利,美軍的目標便隨之擴大為解放北朝鮮,統一朝鮮半島。于是,美軍和聯合國軍向北推進,一直打到中國邊境,從而導致中國參戰。中國軍隊又把美軍和聯合國軍推回南方。戰場情況的變化,使得美國又回過頭來追求最初保衛南方的目標,只是對手成了中國軍隊。最后,戰爭在兩個朝鮮的原邊界線附近形成僵局,美國公眾隨即也普遍地清醒過來。”

  從以上事實可見:最根本的清醒,是對目標的清醒,是對自己到底要干什么、到底能夠干什么的清醒。朝鮮戰爭對美國政府來說,是非常典型的由于利益強度漂移而導致的目標漂移,最后自己不得不艱難地吞下這顆人為的苦果。

  利益要通過目標而實現。目標也可能因為利益而脫節。

  拿破侖講過一句話:對統帥來說,正確而準確的眼力比詭計更為重要,更為有用。

  拿破侖要用“正確而準確的眼力”,死死把住不放的東西,就是利益與目標之間的牢靠聯系,這是戰略成功實施的保證。

  反之,就難免失敗。

(未完待續)

  金一南,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少將軍銜,博士生導師。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模范教師,全軍英模代表大會代表。全軍首屆“杰出專業技術人才”獲獎者,連續三屆國防大學“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國家安全戰略,國際沖突與危機處理。曾赴美國國防大學和英國皇家軍事科學院學習,并代表國防大學赴美軍院校講學。兼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北京大學等多所院校兼職教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一南軍事論壇》主持人,《中國軍事科學》特邀編委。2008年被評為“改革開放30年軍營新聞人物”,2009年被評為“新中國成立后為國防和軍隊建設作出重大貢獻、具有重大影響的先進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編輯 張婧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亚洲欧美另类69xxxxx

<p id="1vl9t"><outpu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output></p>

<output id="1vl9t"><delec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delect></output>

<delect id="1vl9t"><delect id="1vl9t"><listing id="1vl9t"></listing></delect></delect>

<outpu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output>

<p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p><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
<output id="1vl9t"></output>

<pre id="1vl9t"><p id="1vl9t"></p></pre>

<p id="1vl9t"></p>

<p id="1vl9t"></p>
<output id="1vl9t"><delect id="1vl9t"></delect></output>

<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

<p id="1vl9t"><delect id="1vl9t"><menuitem id="1vl9t"></menuitem></delect></p>
<p id="1vl9t"></p>

<p id="1vl9t"><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p>
<output id="1vl9t"></output><pre id="1vl9t"><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pre>

<p id="1vl9t"><output id="1vl9t"></output></p>